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oinjbb.live)!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中國卡夫卡”成諾貝爾文學獎熱門人選!殘雪曾稱《花城》是娘家

2019-10-08 09:13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閱讀

2019年諾貝爾獎各項歸屬正在陸續揭幕。10月10日,本年度諾貝爾文學獎將與因故中止評選的2018年度諾貝爾文學獎同時“官宣”。預測名單上,66歲的中國女作家殘雪和加拿大女作家安妮·卡森、日本小說家村上春樹等共同成為熱門人選。

殘雪

殘雪

殘雪原名鄧小華,祖籍湖南耒陽,1953年生于長沙。她曾對外界解釋,“殘雪”這個筆名有兩層對立的含義,一是高山頂上晶瑩的白雪,二是被污染和踐踏的臟雪,她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將這兩極統一起來。

她曾經做過街道工廠工人、個體裁縫和赤腳醫生,1985年1月首次發表小說,1988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在國內被視作先鋒派文學代表人物,著有《黃泥街》《蒼老的浮云》《突圍表演》《山上的小屋》等。而她近年來更愿意將自己的創作命名為“新實驗文學”,體裁包括長篇小說,中、短篇小說,文學評論,哲學論文及隨筆等。她常對國內文學界嗤之以鼻,認為少有其類,多次表示自己的文學是為青年人和未來而寫,終將成為未來的文學主流。

將廣州《花城》視為“娘家”

殘雪的文學創作之路與廣州著名文學雜志《花城》淵源頗深。上世紀九十年代,《花城》開始轉型,在選稿時注重對小說形式的探索,希望作者具有自覺的文本意識,致力于先鋒探索的殘雪被推上舞臺。她的小說《開鑿》《變通》見刊后,均成為這一時期的先鋒寫作名篇。《花城》原主編田瑛曾回憶說:“在中國當代作家中,殘雪的寫作是個獨特的個案,她一直執著于文本實驗。跟她建立聯系后,幾乎每年都會發她的作品,其作品晦澀難懂,受到很多讀者的詬病,但她的寫作姿態是值得我們借鑒的。”

今年8月,第七屆花城文學獎在廣州頒出,殘雪憑短篇小說《幸福》獲得“中短篇小說獎”,頒獎詞中提到,她的寫作獨辟蹊徑、自成一格,歷三十余年而孤往精進,愈發豐富深邃。殘雪則在獲獎感言中說:“我一直從心里認為,《花城》雜志是我的娘家……我的創作產量比較高,有一段時間,我發表作品很困難,但《花城》發表我的作品從不猶豫。那就像雪中送炭一樣,對我的創作來說是非常大的鼓勵!我的作品在國內很少獲獎,國家級的獎從來沒得過,連省級的獎也沒得過。在這三十年里,《花城》始終像娘家人一樣是我的堅強后盾。給我評獎的雜志還有《作家》《上海文學》《鐘山》和《紅巖》。這五個雜志對我的辛勤勞動的肯定,我永遠不會忘記。要是沒有國內這些最優秀的期刊的支持,我今天很難在國際文學界占據一席之地。”

近年屢獲國外重磅文學獎項

與殘雪在國內鮮少獲獎的境遇不同,她的不少作品很早就被譯介到國外,在美國、日本等國家產生了較大影響,有“中國的卡夫卡”之譽。日本漢學家近藤直子還在東京創辦了“殘雪研究會”,每年出版兩期《殘雪研究》。

2015年,她憑借長篇小說《最后的情人》(由安納莉絲·芬尼根·瓦斯曼從中文譯出)摘得美國最佳翻譯圖書獎“小說獎”,同年入圍2016年度美國紐斯塔特國際文學獎。該獎項常作為諾貝爾文學獎的前奏,被稱作“美國的諾貝爾獎”。

當年在為殘雪授獎時,美國最佳翻譯圖書獎評審團表示,《最后的情人》在進入終審的作品中是最激進、最不妥協的,它勇敢地將小說的形式推進到一個新的領域。那種奇特而又令人不安的熟悉感,使人聯想起卡夫卡的《美國》,顯示出殘雪輝煌的獨創性。

今年3月,殘雪憑借長篇小說《新世紀愛情故事》(2012年首發于《花城》)入圍國際布克獎長名單。去年11月,該作品出版英譯本,隨即被美國著名文學雜志《巴黎評論》推介。

采寫:南都記者 侯婧婧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0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快乐12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