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oinjbb.live)!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女詩人扶桑的最新詩集《變色》出版

2019-10-11 08:55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閱讀

女詩人扶桑的最新詩集《變色》出版

女詩人扶桑的最新詩集《變色》出版

北岳文藝出版社,2019年7月

點擊詩集圖片進入當當郵購

扶桑

扶桑,1970年10月生。獲2010年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詩人提名、《人民文學》“新浪潮詩歌獎”。部分詩歌被翻譯成英、德、日、韓、俄等國文字。著有詩集《愛情詩篇》(臺灣爾雅出版社)、《扶桑詩選》(長江文藝出版社)、《變色》(北岳文藝出版社)。

詩集《變色》內容簡介:

詩集《變色》260頁,收入133首詩及11個組詩,主要為作者近十年來創作的新作、代表作。每一篇作品均含有作者深深的哲思,讀來讓人回味無窮。許多作品所抒情的對象,含有隱喻意味,這些隱喻使人印象深刻,極大地豐富了作品的意蘊。

封底推薦語:

扶桑詩質的優異與卓立有效勿庸置疑,其耀眼光芒也必將安靜刺破這個被眾多昏聵、不可一世的“偽詩人”喧囂之音障目的時代,因其“至誠”“善立”與“本真”,而獲得通過時間未來之手的殘酷淘洗與檢視的資格。
—— 陶 春(詩人、批評家)

扶桑詩歌的形式雖然自由,卻不散漫,而且能在散化的句式中生成凝聚的力量,一種顫栗的詩學:。她的寫作是情感溢出肉體的產物,是為心靈造像的寫作。
——程一身 (批評家、詩人、翻譯家)

讀扶桑的詩歌,會讓人一再想起里爾克、茨維塔耶娃這樣的詩人,在對人內在世界的深度挖掘中,在對人心靈的一次次撞擊中,他們似乎“附帶著”也將傳統詩歌帶進了現代詩歌的另一番天地。
——李志勇

以命運的淚水為靈魂鑄像,以語詞的雪洗凈我們的心,讓日常生活中的隱忍獲得痙攣的美,如此深情的美幾乎令人窒息!扶桑的詩是絕望年代隱秘陪伴我們的最后花朵,她們以疼痛束腰,卻為我們踮起虔誠的腳尖。
——夏可君(哲學家、批評家、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

后記:最早落葉的樹

一切能映照的事物中,最可怕的莫過于自己心靈的鏡子。

有時候,當我重讀自己的詩,我會感到一種火燒似的焦灼,使我忍不住要拋卷而去。所有那些我想要回過臉去、假裝它從來沒有發生過的痛的記憶、我想要遠遠離棄的既往生命的碎片,都在那些字詞里栩栩如生地活著。活得那么興致勃勃,全然不顧自己是多么不討人喜歡。

茨維塔耶娃說,“我的詩純粹是我心靈的碎銀”。就是這樣。正是這樣。

心是我的母親,在我急需援助的時候,它是我唯一可供求援之物。在另一些時候,它是我的判官和仇敵。

我任由自己忙忙碌碌,不停下來。很多時候,我任由灰塵漫漫飄落,一點點掩埋住我的心。我任由它昏昏噩噩地睡著。時常地,我需要這樣冬眠。

年越長越能感受到,心是一棵落葉喬木。不是松樹或冬青那樣很英雄氣概地對季節無動于衷的樹,而是楊樹那樣急切地與季節共振的。據說楊樹是一切樹木中最早落葉的樹。

我知道這都是因為我的心不夠強大。就像楊樹葉子,來了一些兒風,來了一點兒雨,就嘩嘩地響,弄出很大的動靜。

很多時候,當我重讀自己的詩,我感到羞慚、可恥。我看到我在自己心靈的困境中,猶如蛛網中徒然撲騰翅翼的灰蛾,全力以赴,無暇旁顧。很多年過去了,我仍在那蛛網中。

但楊樹不假裝自己是松樹或冬青,它效忠于自己的本性。我效忠于我的心,它的軟弱恐慌。

而所有在我心里發生過的,都曾在、正在和將在這個世界上的無數個人的心靈里發生。我不獨自擁有任何一樣東西。我并沒有任何私密之物。

這就是我的真實生活。

我沒有傾聽者。長期以來,我和我的心相互傾聽。

我也并沒有寫什么詩,我不過是和自己的心靈通了一些信。

而吹過這一棵楊樹葉子的風,也將吹過那一棵、另一棵、還有一棵……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0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快乐12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