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oinjbb.live)!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諾貝爾文學獎終身評委馬悅然去世,生前評價批評者不懂莫言

2019-10-21 09:35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閱讀

北京時間10月18日晚,瑞典學院官網消息顯示,著名漢學家、瑞典學院院士、諾貝爾文學獎十八位終身評委之一馬悅然于當地時間10月17日去世,享年95歲。隨后有媒體向其家人和生前友人求證了這一消息,馬悅然的夫人陳文芬表示,馬悅然于10月17日在家中平靜離世,“像老和尚圓寂了一樣。”

馬悅然(G ran Malmqvist),1924年6月6日出生于瑞典南部的林雪平(Linkoping)——瑞典第五大城市,瑞典著名的“大學城”之一。1946年,馬悅然進入斯德哥爾摩大學,跟隨著名瑞典漢學家高本漢學習古代漢語和中國音韻學。1975年,馬悅然當選瑞典皇家人文科學院院士,1985年當選為瑞典學院院士。馬悅然對漢語學習有著很高的天分,他跟隨漢學家高本漢學習兩年中文后,便能夠閱讀《左傳》《莊子》《詩經》。在很長時間內,馬悅然是諾貝爾文學獎評委中唯一一位懂得并且精通中文的評委。

馬悅然(1924年6月6日-2019年10月17日)

馬悅然(1924年6月6日-2019年10月17日)

馬悅然與中國的緣分頗深。早在1948年,大學畢業后的馬悅然,就曾經來到中國四川,進行方言調查。此外,馬悅然的兩任妻子均為中國人,他的第一任夫人陳寧祖來自四川省,1996年因病辭世,第二任夫人陳文芬為臺灣媒體人。

馬悅然把大量中國古代、現代和當代的文學作品介紹到國外,在中瑞文化交流方面起到重要作用,他曾將《水滸傳》、《西游記》譯為瑞典文,并向西方介紹了《詩經》、《論語》、《孟子》、《史記》、《禮記》、《尚書》、《莊子》、《荀子》等先秦諸子的著作,翻譯了辛棄疾的大部分詩詞,并組織編寫了《中國文學手冊:1900-1949》。除此以外,馬悅然還翻譯了魯迅、沈從文、老舍等當代中文作品,他一生致力于提升中國文學在國際上的地位,是當代西方漢學界的領袖人物之一。

2012年,馬悅然曾來到上海與中國讀者見面。當時正值馬悅然翻譯的瑞典詩人、2011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托馬斯·特朗斯特羅姆作品《巨大的謎語·記憶看見我》由世紀文景出版,馬悅然借此時機與中國讀者談詩論藝,同時分享了對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的看法。

馬悅然說,諾獎的惟一標準是文學質量,作者的政治立場從來不在諾獎考慮范圍之內。針對目前中外對于莫言的批評,馬悅然稱,莫言對中國現實的批判,沒有一個中國當代小說家比得上,那些批評莫言的人,大多數沒有看過莫言的作品,對他非常不公平。今天我們重新推送這篇當年的新聞報道,以為紀念。

撰文 | 吳永熹

喜歡莫言,因為他會講故事

馬悅然曾在多個場合談到,喜歡莫言是因為他非常會講故事。諾獎評委會的授獎詞中稱莫言的作品“用幻覺的現實主義,結合民間、歷史與當代”(馬悅然現場口譯),作品中能看到福克納和馬爾克斯的影子。馬悅然稱,莫言當然學習了福克納和馬爾克斯,但莫言講故事的能力主要是從中國古代講故事的人那里學來的。

馬悅然說,讀莫言會想到中國古代會講故事的人,像寫《水滸傳》的,寫《西游記》的,和蒲松齡。“我們不要太注重外國作品對莫言的影響,”馬悅然說,“莫言看了福克納和馬爾克斯后,非常驚訝,他說我們高密這樣的故事很多。”

曾經模仿莫言寫短篇小說

馬悅然曾經表示莫言的小說寫得太長了,他稱莫言的短篇小說寫得非常完美,到了一個字都不需要改的地步。在他翻譯的莫言作品中,有《透明的紅蘿卜》、《三十年前的一次長跑比賽》、《會唱歌的墻》這樣的中短篇作品。馬悅然稱在2004年一期《上海文學》上讀到莫言一篇只有兩頁紙的小說《九段》,非常佩服,馬上將其翻譯成了瑞典文,還由此開始對微型小說產生了興趣。馬悅然模仿莫言的《九段》開始寫小說,他和妻子陳文芬共同創作的短篇小說集于2008年在新加坡出版,還請莫言寫了序。

批評莫言應先看作品

針對媒體對莫言獲獎的質疑,馬悅然頗為不滿。馬悅然說,“批評莫言的那些媒體人一本書都沒有讀過,他們不知道里面的文學質量是什么,所以他們不應該開槍,這個讓我非常生氣。”第二點,如果你讀過莫言和很多中國當代小說家的作品,你會發現沒有一個作家比得上莫言,那樣敢于批評中國社會黑暗和不公平的現象。“一些跑到外國去的非常愛講話的人,他們是很容易來批評莫言的,我覺得這是非常不公平的。”

中國文學已是世界文學的一部分

莫言獲諾獎對中國文學走向世界會有多大幫助?中國文學在世界是不是一個邊緣化的狀態?馬悅然稱,中國文學早就走向了世界文學。但由于翻譯成外文的著作太少,盡管中國有很好的作家,但國外對于中國文學的認識還不夠。馬悅然說,莫言可能是中國譯成外文最多的一個作家,他的作品有助于中國文學走向世界。

馬悅然引用瑞典文學院前任常務秘書的話說:“世界文學是什么呢?世界文學是翻譯,沒有翻譯就沒有世界文學。”

來源:新京報書評周刊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0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快乐12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