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oinjbb.live)!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瑞典漢學家馬悅然辭世,虹影等悼念并感謝他在國際上推介中國文學

2019-10-22 10:56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閱讀

據瑞典學院官網消息,知名漢學家、瑞典學院院士馬悅然于當地時間10月17日去世,享年95歲。

馬悅然(Goran Malmqvist),1924年生于瑞典南方。1946年入斯德哥爾摩大學,跟隨著名瑞典漢學家高本漢學習古代漢語和中國音韻學。1975年當選瑞典皇家人文科學院院士,1985年當選為瑞典學院院士。

跟隨高本漢學習中文兩年后,馬悅然便能夠閱讀《左傳》《莊子》《詩經》。他一生致力于漢學研究與中國文學譯介,對中國古代典籍的譯注和評介幾乎遍及中國整個古代的各個時期和所有的文類。

馬悅然也讀過相當多的中國現當代文學,每讀到一篇讓他欣賞的文學作品,“都希望能分享給自己的同胞。”他曾將聞一多的《死水》《紅燭》、艾青與北島的大部分詩歌,以及沈從文、魯迅、老舍等當代作家的許多作品翻譯成瑞典文。

馬悅然是瑞典學院里唯一精通中文、深諳中國文化的院士,也是瑞典國內少數能將中國文學作品翻譯為瑞典文的譯者之一。同時,作為諾貝爾文學獎的終身評委之一,馬悅然對當代中文作家的翻譯往往受到不一樣的關注:人們可能猜測這位作家有幾率獲得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這也常讓馬悅然感到煩惱。

在前不久引起一陣討論熱潮的2018/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雙黃蛋”獲獎賠率榜上,曾一度排名第3的中國女作家殘雪就曾被馬悅然高度評價為“中國的卡夫卡”,盡管當時,不少不了解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中國文壇 “先鋒派”作家的中國讀者都在追問“誰是殘雪”。

畢生致力介紹中國作家作品

馬悅然所關注的“寶藏作家”還有許多。本世紀初,馬悅然就已與《作品》雜志社社長楊克有郵件往來,“每封郵件大約一兩百字,閑聊一些詩歌,或者中國詩人、作家。”楊克提到,馬悅然十分熱愛漢語并致力介紹中國文學,“這些年來通過馬悅然現實的努力,西方主流文學對20世紀中國文學,特別是八十年代以來,中國現代主義文學巨大成就的承認。”楊克曾說。

馬悅然對中國文學的推介不遺余力,他曾在郵件中提到過一名中國現代詩人韋叢蕪:“我希望他的愛情長詩《君山》能再版,在我看來,這部作品在中國現代詩歌史上非常獨特。”《君山》最初作為《未名新集》中的第一本詩集出版于1927年,魯迅對其評價甚高,還特別邀請了林風眠為其設計封面,并由畫家司徒喬繪制了十幅插圖。

而在當時,這首享譽海外漢學界的《君山》卻讓楊克乃至不少詩人和批評家感到“一頭霧水”,幾經查找,楊克便請朋友幫忙在北大圖書館將孤本《君山》復印出來,輔以80年代中期出版的一套“皖籍作家叢書”中的《韋叢蕪文選》,楊克才發掘出這名譯著豐富、詩作優秀的“寶藏作家”,并將之介紹發表在2001年的《作家》雜志中。

馬悅然還與許多中國作家保有良好關系,他與山西作家李銳、曹乃謙交好,曾親自到山西窯洞中體驗生活,并始終關注當地的生活。

馬悅然與楊克

楊克還分享道,2014年,在他接任《作品》雜志社社長一職時,曾向馬悅然約稿,后者則欣然發來一篇短篇小說。小說刊出后,當楊克寫信詢問稿費如何匯寄時,馬悅然卻回復郵件表示,希望將稿費轉寄至一名山西作家處,用以資助貧困學校中的學生,略盡薄力。

國內文壇多人表示哀悼

現代詩人芒克

1996年馬悅然先生和太太在瑞典款待我們,帶我們參觀諾貝爾文學獎頒獎大廳,還讓我坐在評委會主席的位置上決定誰獲獎。老先生于昨天走了,他是著名漢學家和瑞典皇家學院評委,在此悼念。

作家虹影

才知道悅然先生昨日走了,在另一個世界,感到很突然和悲傷。和先生保持著多年通信,也留有多張照片。先生一路走好,你是為中國文學而生的人,向你致敬。

暨南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龍楊志

馬悅然無疑是具有標桿性意義的漢學家,從語言系統的區隔導致中國文學海外傳播與接受的實際困難層面來說,突出了譯介者和研究者的關鍵作用與重要地位。

其實關注中國當代文學的海外學者、翻譯家還有很多,比如德國波恩大學顧彬、美國康奈爾大學耿德華、圣母大學賀麥曉和葛浩文、圣若望大學的金介甫、弗吉尼亞大學的羅福林等等。

呼喚海外漢學家為中國文學“正名”,未必就只能解讀出負面的內涵,其實它本身是尋求文學與文化承認的正當需求,內在地契合了中國走向世界、并與世界對話的歷史趨勢,反映了中國不斷融入世界的積極心態,同時也在文化交互過程中感受外界對于中國的回應,以及對世界全面理解中國和中國文學的期待。

【見習記者】黃楚旋 萬璇

來源 南方報業傳媒集團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0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快乐12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