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oinjbb.live)!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青年藝術五大病?聽大藝術家和策展人的會診

2019-09-06 11:03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閱讀

即將開展的“青年藝術100”今年第9年了。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它還是一個很“青年”的品牌。以至于主辦方找很多參與過評選工作的歷屆評委錄制寄語時,許多人都才意識到,9年已經一晃而過。

這9年里,藝術市場從08年金融危機的低谷開始爬坡,經歷了又一個小周期,繼續回到谷底;藝考的大軍越來越龐大,各種藝考班成了經濟低迷里最熱的市場之一和唯一的剛需;供給的增加并沒有帶來需求的繁榮,拍賣市場的頭牌依舊是十多年前閃耀光芒的“帶頭大哥”們,留給青年藝術家們的出路看上去實在有限;藝術的大眾消費市場也并沒有如期到來,最火的藝術作品由“快手”、“抖音”“藝術家”們貢獻。

9年似乎天翻地覆,卻又像一切都在原點。“青年藝術100”則是幫助國內青年藝術家成長和突圍的努力之一。

藝術家向京對這個行業的觀察是“整體的生態還沒有建構得足夠健康”,而另一方面卻“受到普遍的成功學的風氣的影響”。在金錢、成功、生存和藝術創作之間,青年藝術究竟有什么問題?更好的年輕藝術力量如何才能不斷涌現?我們和三位著名當代藝術家和策展人聊了一聊。

向京

向京

著名雕塑家,1968年生于北京,1995年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1999-2007年任上海師范大學美術學院雕塑工作室教師。現工作、生活于北京。

“我最怕看到一件作品缺乏生命感”

創作是件挺難的事兒。持續創作,學習生存,成長為一個職業藝術家更難。

從一個普遍性來看,今天的學院教育可以說弊大于利,制式化消滅個性,目的不是為了培養好的創作者。我們自己都是在離開校門的同時,首先和這種制式化對抗,才能獲得意識地進入真正的思考。

應試教育那種思路真的是毒害太大,再加上庸俗成功學的范本,在海選機制里最能看清。我最怕看到一件作品缺乏生命感,一目了然知道作者“為什么而作”,就像押題一樣。

個人不是個靠譜的事兒,拉開一個距離,你看到的不過只是同質化,就那幾種眼界狹窄的創作類型。想要創作,首先是開放視野,這個功課必須做,除非你是曠世天才。

在中國做藝術其實挺幸福的,因為問題太多,但你其實看不到太多創作者對現實保持足夠敏銳和關心的,年輕一代這個問題挺嚴重,也可以歸結到教育的問題。

今天的世界已經沒有什么舒適區了,沒有和現實問題的對應,沒有對藝術史的理解,僅憑一枚小我創作,我不太信任這個事情。

藝術這樣的一種職業,其實真的是沒有什么公式。這個社會并不需要那么多的藝術家,你要知道最終其實肯定有一個非常大比例的人群肯定是要被篩選下去的。年輕作者的創作,模仿也好,怎么樣也好,都有一個學習的過程也好,但是其實是沒有捷徑的。很多大道理沒有必要去聽別人講,很多的經驗確實是需要自己去獲得,去積累。

我特別想向年輕作者說一句:真的不要懼怕權威,不要太多去觀看所謂那些成功者的經歷,因為每一個成功的背后他都得有非常復雜的故事,我覺得你只要自己努力去珍惜自己的才能,把握好自己的機會,并且能夠獲得自己真正獨立的一種思考能力,我覺得這是非常重要。

馮博一

馮博一

著名策展人、美術評論家,何香凝美術館、金雞湖美術館藝術總監。1984年畢業于首都師范大學歷史系。1988-2008年在中國美術家協會任編輯工作。現生活工作于北京、深圳、蘇州。

“年輕藝術家少了點荷爾蒙的爆發力”

現在的年輕藝術家都比較自我,更強調所謂的私人話語,就是所謂的小我。缺乏一種群體性,一種爆發力,一種無所顧忌的突破。我希望青年藝術家能夠顯示出年輕的,青春期荷爾蒙的爆發力。目前看到很多年輕人的作品還是很唯美,有一種特別的自我體驗,但是它的文化針對性、現實針對性都不是特別好。

比如有些作品就和科技、新媒體結合,也做得挺好,但我總感覺有一點偏向清新,自言自語的,缺乏那樣一種宏大的眼光格局。太強調技術性了,太強調設備的限定性了,作品本身有些空洞。最后就變成了一種“炫技”。強調所謂“技術性”而忽略了“藝術性”。我這里說的“藝術性”既包括藝術本身也包括藝術的使然關系。

藝術家應該真正去明白藝術和科學之間的關系,藝術和高科技、新媒體之間的關系到底是什么?藝術和社會的關系到底是什么樣的?

如今全球化陷入的困境給未來帶來很多不確定性,讓人們焦慮、困惑。我們面臨這么多的問題,有這么多的困惑,但你看現在年輕藝術家做行為藝術的很少,做上世紀90年代那種關心時代的作品很少。當時年輕人里有一種沖擊和生猛,現在年輕人少有,大部分還是比較溫和。這也是年輕人的一個普遍的問題。在80后、90后、00后中都或多或少會存在,而80后已經不算年輕了。

我認為藝術一定要和這個時代有關系。當然,每個時代都有它的特色,年輕藝術家也應該有他們的特性。

徐累

徐累

著名畫家,1963年生于江蘇南通,1984年畢業于南京藝術學院美術系中國畫專業,江蘇省國畫院一級美術師,現工作于中國藝術研究院創作研究中心,今日美術館藝術總監。

“他們的作品里有時代的優勢,也有時代的病”

現在藝術發展的現狀實際上挺困難的,一方面是大環境的困難,另一方面作為藝術家,我們也知道創作過程中的甘苦。要建立自己藝術的認知度,又要在被認知的基礎上有所突破,每一步都很難。

從不被人所知的寂寞之道走向一個熱鬧的藝術大道上,對每一位藝術家都是考驗。現在是一個信息開放的時代。青年藝術家的視野更廣,看到的東西更多,他們的創作及時而敏感地反映著國內外藝術圈的潮流和風向。青年藝術家是時代藝術的晴雨表,從他們的作品中我們能夠感受到時代所擁有的優勢,但也能看到其中的一些弊病。

我認為,對青年藝術家來說,堅持是第一位的。其次,要處理好與時代和潮流的關系。青年藝術家要有視野,要知道世界上正在發生的事情。在有了視野之后,要低頭拉車,不要東張西望,認定自己的路去走。現在這個社會嘈雜的聲音很多,這對藝術家必然存在一定的影響,但重要的是藝術家能夠最終達到一種自我內在的穩定。若能這樣持之以恒,必定能夠用時間換取在藝術上一定的收獲。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0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快乐12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