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oinjbb.live)!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悉尼當代藝術博覽會:經濟衰落時代的藝術市場

2019-09-16 16:09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閱讀

撰文丨余雅琴

當地時間9月12日,為期五天的2019悉尼當代藝術博覽會,在悉尼馬車創意空間開幕。

此次博覽會,聚集了來自全球十二個國家的近百家頂尖畫廊,為觀眾展示繪畫、雕塑、攝影、錄像、裝置藝術等超過450件的藝術作品。

悉尼當代藝術博覽會于2013年創立,是南半球最大的藝術博覽會。這一展會,由澳大利亞及國際領先的商業畫廊與藝術機構主導,現已成為全球重要的藝術交流平臺之一,致力于激發人們跨文化、跨藝術的交流與對話。

悉尼當代藝術博覽會搭建南半球最大藝術市場

悉尼當代藝術博覽會開幕,照片作者:Zan Wimberley。

悉尼當代藝術博覽會開幕,照片作者:Zan Wimberley。

據悉,除澳大利亞本地的畫廊外,包括白石畫廊、COHJU當代藝術等多家海外知名畫廊也前來參展,展出在國際藝術市場上頗受歡迎的藝術家草間彌生和奈良美智的作品。

悉尼朱雀畫廊,是此次參展的唯一一家專注于中國當代藝術的畫廊。此次是朱雀畫廊第三次亮相悉尼當代藝術博覽會,為觀眾帶來方力鈞、陳文令等中國藝術家的作品。該畫廊現已成為澳大利亞藝術領域推廣中國當代藝術發展的一大力量。

這次展會的標志是它的雄心和規模,整個展會總共售出了價值1600萬美元的藝術品。這一紀錄在2018年創下新高,銷售額達到2100萬美元。在本周三的2019年宣傳發布會上,澳大利亞藝術博覽會(Art Fairs Australia)總監蒂姆·埃奇爾斯(Tim Etchells)推測,如果這種上升趨勢繼續下去,他們可能會看到2600萬美元的銷售額。

悉尼當代藝術博覽會展覽現場。

悉尼當代藝術博覽會展覽現場。

裝飾藝術與大型攝影成為畫廊首選

然而,澳大利亞的經濟狀況與2017年大不相同。普遍認為,澳大利亞可能很快陷入衰退,眼下或許不是購買藝術品的最佳時機。事實上,2019年實際的藝術品市場上,也的確反映了各大畫廊對經濟大環境的回應。

在大多數情況下,畫廊通過選擇售賣收藏裝飾藝術來確保安全。比如被一些評論者批評為冗長乏味的棕色、黑色和紅色的抽象畫,但因為這類畫作在地產業和廣告業都頗受歡迎,在當下經濟衰落的時期,反而更容易賣出。

還有很多大型攝影作品,大部分是自然或動物主題,以及一些溫和的人造表現主義的象征作品。知名藝術家的作品依然好賣,這些作品可以證明買家的品位,顯然潛在的買家的意愿,是希望作品既是前衛的,也是安全的。

巨幅油畫與新媒體藝術消失

另一個顯著的趨勢是規模的變化。有人認為,藝術品的大小與其審美品質無關,但與價格息息相關。2019年,隨著越來越多的中等規模作品的推出,過去幾年的巨幅油畫已經銷聲匿跡。

過去幾年中規模巨大的油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中小型畫作

過去幾年中規模巨大的油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中小型畫作。

此外,一些相對激進和大膽的攝影和雕塑作品,融合了新媒體的作品(例如VR的裝置),以及幾年前非常流行的視頻和其他屏幕藝術,在這次藝術博覽會上也消失了。似乎所有的畫廊都不謀而合,想呈現出藝術的最基本的形式和主題,而不是嚇唬投資者。

在眾多畫廊中,不同的畫廊為了銷售藝術品也采用不同的策略,比如悉尼當代藝術中心是一家試圖吸引各級潛在買家的商業企業。

奧爾森畫廊則依然選擇高端路線,出售約翰·奧爾森的古董作品,以及蒂姆·斯托里耶在澳大利亞畫廊的標志性景觀和雕塑。

低價藝術品吸引更多藝術購買者

也有機構試圖讓人們購買入門級藝術品,其中一些起價約為250美元。一家名為NEXT的藝術機構兼咖啡館就非常典型,他們發行的目標直接瞄準了低價市場,售賣的藝術品價格從1200美元到5000美元不等。這家咖啡館旁邊的墻上,掛著一些沙龍風格的作品。這些作品大多是來自商業畫廊里不太知名的藝術家的抽象作品,包括Shinya Azuma(售價1.6萬美元)、尼克·弗格森(Nick Ferguson,2.5萬美元)和湯姆·阿代爾(Tom Adair,5萬美元)的作品。

“NEXT”展出的是一些不太知名的藝術家所能負擔得起的藝術品

“NEXT”展出的是一些不太知名的藝術家所能負擔得起的藝術品。

實際上,悉尼現在每隔幾百米就會有一家酒吧或咖啡館,正如一位畫廊老板所說的,雖然最后沒有瑞典肉丸子,但游客應該走的那條漫長而曲折的路線——用一條明亮的藍色地毯標出——有點像是宜家(Ikea)。已故藝術評論家羅伯特·休斯(Robert Hughes)曾指出,澳大利亞藝術市場充斥著“輪胎回扣者”——人們只是看熱鬧,但什么都不買。

作者丨余雅琴

來源:新京報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0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快乐12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