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oinjbb.live)!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當代藝術家黃永砯辭世,他是中國當代藝術史繞不開的人物

2019-10-21 10:06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閱讀

他一直是中國當代藝術潮流中最為重要的藝術家。早期創作姿態激進,曾是達達精神在中國最早的傳播者與實踐者,2016年度獲得“沃夫岡罕獎”,這也是中國首位獲得此項榮譽的藝術家。

2019年10月20日,中國當代藝術家黃永砯因腦溢血在法國巴黎辭世,享年65歲。作為中國當代藝術的重要見證者,日前,他的作品剛剛在MoMA新館中展出。

現任廣州美術學院美術館總館長王璜生向“澎湃新聞·藝術評論”表示,黃永砯是探討中國當代藝術史時“極為繞不開的人物,他對中國當代藝術史貢獻了非常多的思想和行動。一方面,他對于創作認真執著,另一方面,他很超脫,敢于超越一切,作品深具批判力度。”

黃永砯(1954-2019)

黃永砯(1954-2019)

黃永砯為巴黎大皇宮創作的大型裝置新作“帝國”

黃永砯為巴黎大皇宮創作的大型裝置新作“帝國”

黃永砯,1954年出生于廈門,1982年畢業于浙江美術學院,1989年起在法國巴黎居住和工作。他一直是中國當代藝術潮流中最為重要的藝術家。早期他的創作姿態激進,曾是達達精神在中國最早的傳播者與實踐者,發起并組織了藝術團體“廈門達達”。

黃永砯曾經參加過多個國際性展覽,2016年度獲得“沃夫岡罕獎”,這也是中國首位獲得此項榮譽的藝術家。2016年度“沃夫岡罕獎”特邀評委、香港M+美術館首席策展人鄭道煉評價道:“從八十年代起步到九十年代拓展至國際視野,在他長達三十多年的藝術生涯里,黃永砯的藝術創作早已經超越了國界與文化,而是命題與年代的更宏大意義范疇。他作品中充滿了令人敬畏的莊嚴感、難以置信的造像特征以及嚴謹的理性,這些都改變著我們的世界觀和我們如何存在于歷史與世界環境下的感知。他是一位偉大的雕塑者,更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當代吟游詩人。”

藝術學者曹星原獲悉黃永砯逝世消息后發文稱:“驚!驚!在巴黎他和沈遠的家和畫室拼命做飯,拼命吃;在他家東拉西扯談到半夜;在巴黎一起大吃海鮮,品味自稱是最好的洋蔥湯都好像是昨天的事情……他在溫哥華藝術館的作品中的蟑螂被美術館的溫度凍感冒了,美術館受到動物保護界人士圍攻,我被叫去和動物保護機構舌戰,最后獲得平息,好像是剛剛過去的事件。永砯學長如同一顆璀璨奪目的星,照亮了中國當代藝術界……”

黃永砯 《無題d》1992

黃永砯 《無題d》1992

廣州美術學院美術館總館長王璜生幾天前剛剛讀到一篇關于黃永砯的采訪報道,聽聞其逝世消息感到“特別突然”。回憶起2002年籌備首屆廣州雙年展,王璜生對“澎湃新聞 藝術評論”說,當時,黃永砯為了制作一架巨型飛機,在悶熱的制作工廠里一泡就是很久,但是這個飛機作品被要求拆除,當目睹拆除的一幕時,王璜生與黃永砯二人“眼中含淚”。最終,整件作品化為碎片,王璜生將其中一塊簽有黃永砯名字的碎片一直掛在家中,廣州美術館也收藏了黃永平的創作手稿。“印刷展覽圖錄時,開印的凌晨5點,印刷廠問要不要將黃永砯的《飛機》撤下,我想了一下,還是保留在書上了。”王璜生說。

在王璜生看來,黃永砯是探討中國當代藝術史時“極為繞不開的人物,他對中國當代藝術史貢獻了非常多的思想和行動。一方面,他對于創作認真執著,另一方面,他很超脫,敢于超越一切,作品深具批判力度。”

黃永砯通過空間裝置探討了中西文化之間的關系,人與動物之間的關系,試圖尋找一種可以超越國界以及意識形態沖突的表達方式。黃永砯的藝術魅力就在于他的作品中透露出來的哲學、文化、政治思考,而不只在于藝術技巧和手法本身。他用自己的創作挑戰傳統藝術觀念、信仰以及邏輯,將中西方的文化觀念符號并置,以展現其中的緊張與沖突關系。

黃永砯自1989年在西方展出第一件作品《爬行動物》開始,便受到西方矚目。這是他80年代紙漿系列的延續。1987年,他把浙美學生了解西方現代藝術的圣經《現代繪畫簡史》,與《中國繪畫史》一起丟進自家的洗衣機,兩分鐘后攪拌出一堆紙漿,紙漿放在破玻璃上,玻璃則擱在一個木板箱上。這個快捷作品可以說是整個八五期間對傳統藝術的反叛情緒的總結。

1987年,黃永砯創作了其最具代表性的裝置 《中國繪畫史和西方現代藝術簡史在洗衣機洗兩分鐘》

繼“洗書”之后,黃永砯用洗衣機洗了大量報紙,把報紙堆成墳墓,墳墓的形狀是烏龜。《爬行動物》用象征死亡的墳墓和象征長壽的烏龜的矛盾,來表達某種文化悖論。“按照黃永砯的意思,清洗并不是讓它變得干凈,而是使它更臟,更混雜。”費大為解釋。

《世界劇場》1993

《世界劇場》1993

90年代,黃永砯熱衷于使用動物、昆蟲,最瘋狂的作品應該是《世界劇場》。這是一個封閉的龜型空間,黃永砯受“圓形監獄”的啟發,圍繞中心設計了多個抽屜,把上百只昆蟲、爬蟲等放入抽屜里。暗喻了藝術界和日常生活中暴力的、充滿競爭的關系。《世界劇場》在西方受到極大爭議,被禁止在蓬皮杜藝術中心以及第一屆鹿特丹歐洲藝術雙年展、溫哥華市立美術館上展出。

2017年,《世界劇場》在古根海姆參展時被撤展,黃永砯在飛機上用垃圾袋寫下短文,回應這一事件。

黃永砅對于古根海姆美術館撤展事件的回應

黃永砅對于古根海姆美術館撤展事件的回應

黃永砅對于古根海姆美術館撤展事件的回應

而就在剛剛開館的MoMA新館的展覽上,觀眾同樣看到了黃永砯的兩件作品。只不過怎么也不會想到,這竟是這位藝術家的今生絕唱。

黃永砅對于古根海姆美術館撤展事件的回應

《放鞭炮的褲子》,1987年,(1999年在巴黎被裝箱),褲子、鞭炮、黑白照片和膠帶,在紙箱里,兩部分,MoMA展覽現場

《轎子》,1997年,竹子,手杖,靠墊,殖民地帽,蛇皮,MoMA展覽現場

《轎子》,1997年,竹子,手杖,靠墊,殖民地帽,蛇皮,MoMA展覽現場

來源:澎湃新聞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0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快乐12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