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oinjbb.live)!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懷念|黃永砯:一個順便做藝術的讀書者

2019-10-23 10:02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閱讀

2019年10月20日,中國當代藝術中極具影響力的藝術家黃永砯因病在法國巴黎逝世,享年65歲。作為中國當藝術的重要見證者,他的突然離世令人悲痛萬分。《絕對藝術》第三期雜志曾記錄著黃永砯的專訪文章,以此文懷念黃永砯。

黃永砯
黃永砯

黃永砯,1954年生于福建,1982年畢業于杭州浙江美術學院(現中國美術學院)。1986年創立“廈門達達”藝術運動。1989年參與法國蓬皮杜中心“大地魔術師”展覽,同年移居巴黎,十年后,他和讓·皮埃爾·貝特朗(Jean-Pierre Bertrand)一起代表法國參加了第48屆威尼斯雙年展。這算是他職業生涯國際化的真正開端。之后他的作品分別在格萊斯頓畫廊(紐約,2007年和2009年)、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北京,2008年)、威尼斯的格拉西宮(展覽《Le Monde vousappartient》, 2011年)、北京紅磚美術館(北京,2015年)等地展出。

《不坐褻慢人坐過的座位》 木椅 2010年
《不坐褻慢人坐過的座位》 木椅 2010年

2015年末,德國路德維希博物館現代藝術協會宣布2016年第22屆“沃夫岡罕獎”授予中國著名當代藝術家黃永砯,黃永砯成為獲得該獎項的第一位中國人。黃永砯不斷地自我定位,然后不斷地推翻和否認對自己的定位,黃永砯不斷地拒絕被別人定位,然后不斷糾正別人對自己的定位。他的沉默只是拒絕的表現之一,悖論才是黃永砯的標簽。相對于之前的作品,黃永砯的反體制精神從維特根斯坦式的語言反抗,漸漸轉換為現在空間上的爭執。語言向視覺方向的轉變,黃永砯逐漸回歸雙眼,去展示作品最為直觀的力量。

黃永砯與《蛇杖》
黃永砯與《蛇杖》

在《蛇杖》中,黃永砯知政治并非藝術的責任所在,他的作品遠離體制,始終保持著獨立性。真正的藝術有超時空、超地域的美學價值,而這種美學價值又必須通過藝術超越自身才能獲得普世的永恒意義。黃永砯在建構新秩序時,依舊無法跳脫與其賴以產生的社會、時代和區域的親緣關系,他肯定傳統藝術的價值,將傳統、中西融入自身作品,就像中國現存最早畫論中一說,即“藝無古今,跡有巧拙。”

黃永砯《蛇杖》
《蛇杖》

我希望每件作品都保留著它第一次展出的樣子,這些作品顯然已經被展出過多次,它的生命力還不是它和不同鄰近的其他作品的關系,或展覽不同空間、不同語境的關系,它不是簡單地按圖施工,從一個地方搬到另一地方;就像第一次展出必然是從“爭執”中產生,每一次重新展出是從不同爭執中重新獲得活力。

——黃永砯

《絕對藝術》雜志第三期黃永砯專訪
《絕對藝術》雜志第三期黃永砯專訪

黃永砯的創作經歷依舊從達達提起

“不能說當時的語境與今天相比并不重要,我可以說,達達會不斷激勵很多很多年輕人。”1983 年起,國內藝術界出現了大量形式多樣的現代運動,伴隨著層出不窮的展覽,青年藝術群體更是如雨后春筍般出現在大眾視線中。20 世紀 80 年代,黃永砯作為“新潮美術運動”的核心人物,廈門達達的精神領袖,打破了藝術界的固有模式,成功制造了具有深刻達達意味的混亂情境。

黃永砅《〈中國繪畫史〉和〈現代繪畫簡史在洗衣機攪拌了兩分鐘》
黃永砅《〈中國繪畫史〉和〈現代繪畫簡史在洗衣機攪拌了兩分鐘》(1987)

1987 年,《<中國繪畫史>和<現代繪畫簡史>在洗衣機里攪拌了兩分鐘》作品的出現,明確了黃永砯創作嶄新的思考與動機,他不再將藝術置于高不可攀的神圣位置,取而代之的是以一種思辨的、批判的角度去重新定義藝術于當時的地位。作為 80 年代最叛逆、最“造反”的藝術團體,黃永砯在一次展覽之后現場焚燒了所有作品,并用石灰在地上寫下口號:“不消滅藝術生活不得安寧”。這種自打耳光的表現方式一語驚醒夢中人,也為藝術提供了新方向。

黃永砯的計劃并不止步于此。1986 年 11 月 23 日,廈門達達成員在廈門新藝術廣場繼續造反,他們對“現代藝術展”上的作品改造-破壞-焚燒。并在他們當時發表的《焚燒聲明》上闡明:“藝術作品歷來被看作是藝術家的心血,一旦創作出來,就處心積慮的保護以免破壞,藝術家就是靠其作品來顯示自己的難度和偉大。”而在現場,他們也在地上寫著:“達達死了!”

黃永砯不放過藝術品,自然也不會放過美術館。1986 年 12 月 16 日至 19 日,他曾與幾位藝術家被批準在福建省美術館展出作品,而此次他更加直接地運用了現成品,舉辦“發生在福建省美術展覽館內的事件展覽”,就在開展前,黃永砯鼓動一起參展的藝術家們把美術館外的各種廢棄物搬進美術館內,展覽被迫在開展后一個半小時被關閉。黃永砯再次以這種方式打破了美術館的既有模式,事件的本身意義已超過展覽的存在,我們反觀美術館存在的意義是什么?如何重新看待藝術品與美術館的關系?這些都在黃永砯明確且激進的舉動中激發出來。這種膽大妄為、敢于反抗藝術體制的“黃永砯式”做法,成為了他在國內的早期符號。

“水土隨身帶”

在早期創作中,黃永砯一直以來都在思考在傳統和現代,東方和西方之間如何選擇的問題。1989 年,黃永砯來到了巴黎,作為一個轉折點,他開始在嶄新的語境中生活。此時的黃永砯不再以中學教師的身份,而是以藝術家的身份繼續他的工作。他的作品開始在形制上越來越大,涉獵的問題與思考越來越龐雜。然而不變的是他依舊保留對既有的意識形態、政治體制保持懷疑。他不信任主流價值,對傳統的生活方式提出質疑。他曾在制作一個有關“山火”的裝置時,把整座山都作為作品使用的場地。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0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快乐12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