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oinjbb.live)!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這是中國人深層的文化心理密碼

2019-10-23 08:51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閱讀

家國情懷是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維度和基本內涵。在中國,綿長久遠的家國情懷浸潤在卷帙浩繁的詩詞歌賦里,氤氳在字里行間中。無論世道嬗變白云蒼狗,不管社會演進滄海桑田;無論都邑草根鄉野農夫,不管達官顯宦富商巨賈,人人皆恪守“萬物本乎天、人本乎祖”的規則,人人都遵循“敬天法祖重社稷”的古訓。

在國人的傳統觀念里,國與家緊密聯系、休戚與共

在國人的傳統觀念里,國與家緊密聯系、休戚與共,家是縮小的國,國是放大的家,個人命運與民族存亡息息相關。對此孟子曾做了精辟闡釋:“天下之本在于國,國之本在于家,家之本在于身。”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家國情懷與其說是一種情感要求和心靈皈依,不如說是一種生命自覺和文化承續。

無論是《禮記》里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價值追求,還是《岳陽樓記》中“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的責任擔當,抑或是陸游“位卑未敢忘憂國”的使命驅動,家國情懷往往與攝人心魄的文學書寫緊密相連,與情真意切的詩意表達密不可分。

我國最早的詩歌總集《詩經·邶風·擊鼓》篇記載:“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其本意是指戰友們相互約定“齊赴疆場共生死,終生相伴不分離”,后來鑒于詩中葆有“手牽手共生死”的情感意蘊,遂逐漸轉化為對圣潔愛情的吟誦與祈祝。

儒家經典著作之一的《禮記》“儒行”篇教導儒生“茍利國家,不求富貴”,于兩千多年前就將中國儒家的人文理想融入個人價值取向之中,成為鞭策歷朝歷代知識分子修齊治平的箴言和信條。晚清著名政治家、思想家林則徐還將這一信條發揚光大為“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的從政準則。

東漢著名史學家班固編撰的《漢書》記載,西漢大將霍去病擊潰斬殺10余萬匈奴部隊后,漢武帝劉徹為表彰其赫赫戰功為他建造了富麗堂皇的宅院府第,霍去病堅辭不就并氣概豪壯地說道:“匈奴未滅,何以家為?”這句曠世名言穿越浩茫歷史時空,砥礪后人放卻當下享受,矢志保家衛國。

中國傳統詩書中的家國情懷

中國是詩歌的國度,唐詩作為中華民族最珍貴的文化遺產之一,是中華文化長廊中的絢麗圖景和璀璨明珠。

邊塞詩是唐詩中思想性最為深刻、藝術性最為奇崛的部分,其中體現家國情懷的詩作更是讓人為之驚嘆、動容和感奮,有高適“漢家煙塵在東北,漢將辭家破殘賊”的悲壯憤激,有王昌齡“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的昂揚豪邁,有李白“愿將腰下劍,直為斬樓蘭”的剛烈決絕,有杜甫“挽弓當挽強,用箭當用長”的灑脫從容,有李賀“報君黃金臺上意,提攜玉龍為君死”的慷慨悲切,有王翰“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的灑脫堅毅,有張為“向北望星提劍立,一生長為國家憂”的慷慨激昂,有令狐楚“未收天子河湟地,不擬回頭望故鄉”的深沉凄婉。

這些振聾發聵的醒世勵志詩篇,不僅是詩人、也是炎黃兒女血性報國情懷的生動體現。強盛的李唐王朝的士子們發出了衛國誓言,積貧積弱的趙宋政權的文人們也喊出了復國心聲。

兩宋時期,救亡圖存是一切社會生活的中心和精神生活的統領,因而家國情懷成了彼時詩詞的基調和主旋律,其中張揚愛國主義的優秀篇章更為后人所推崇所傳頌。家國情懷的詞作以“豪放派”為主,而“豪放派”的代表人物則為蘇軾,正是蘇軾徹底摒棄了傳統詞體表達范式,破除了“詩言志”而“詞言情”和“詩莊詞媚”的風格界限,將充溢家國情懷的詩詞創作推向巔峰。

南宋由于北方國土盡失山河破碎,涌現出一批愛國主義詩人詞人,陸游是重要代表人物之一。在陸游諸多詩詞作品中,濃郁的家國情懷像一根主線深蘊并貫穿始終。“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承載著作者收復山河的心愿和夢想,涌動著詩人馳騁疆場的激情與豪情;“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臨終前陸游仍然魂牽夢系復興大業和國家安危,耿耿忠心與天地同昭與日月爭輝,家國情懷和民族精神已內化為陸游的一種生存方式。

與陸游比肩齊名的南宋愛國詞人當屬辛棄疾。辛棄疾是南宋政壇上一位壯懷偉志的豪杰,也是當時詞壇上一位“橫絕六合,掃空萬古”的泰斗級人物。縱觀辛棄疾的一生,恢復中原收復失地是其生命的全部價值和意義之所在,也是其詩詞抒寫的原點和狀摹的重心。

在國家祥和安寧、政治尚屬清明的承平年代,尚有范仲淹等文人士子懷揣濟世之心揮筆寫就砥礪后人心智的優秀作品;而當外敵入侵、國難當頭的危急時刻,更有一批投軍御敵的仁人志士用鮮血和生命譜寫了垂范后世的不朽篇章。

1449年,明朝軍事家、政治家于謙帶領明軍大敗瓦剌迎回明英宗后,寫下了流傳千古的《石灰吟》,其中“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垂范后世、彪炳萬代!

明朝著名抗倭名將、民族英雄戚繼光在其《馬上作》一詩中寫道:“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橫戈馬上行。”

明朝末年和清代晚期,隨著民族危機日益加深,愛國志士們再次奏響了抗敵救國的主旋律。顧炎武的“天下興亡、匹夫有責”,陳子龍的“不信有天常似醉,最憐無地可埋憂”,夏完淳的“縞素酬家國,戈船決生死”,黃遵憲的“杜鵑再拜憂天淚,精衛無窮填海心”,譚嗣同的“四萬萬人齊下淚,天涯何處是神州”,等等,振聾發聵、蕩氣回腸,浸透著詩詞作者的家國情懷和時代擔當。

家國情懷已經成為中華民族固有的文化基因

家國情懷是人們對國家認同感、歸屬感、責任感和使命感的高度融匯和系統集成,是一種深層的文化心理密碼。展開中國古代詩書的浩瀚長卷,我們讀到的滿是家與國的一體一元,個人前途與國家命運的同頻共振。不讀詩書,無以言志。我們回望歷史時不難發現,正是在古代詩書潛移默化的熏陶和滋養下,眾多仁人志士,特別是青年一代厚植起家國情懷,這在以“救亡與啟蒙”為時代主題的近代中國表現得尤為突出和明顯。

處在新舊社會轉型時期的那一代人,兒時啟蒙多為中國傳統文化教育,必是從小沉浸在孔子、司馬遷、杜甫、陸游、辛棄疾等人的典籍和詩詞中,聆聽著諸葛亮、辛棄疾、文天祥、岳飛、史可法等英雄的故事長大。

因此,當國家和民族遭遇不測時,他們如同古代詩書中所抒發的,效法祖先大義慷慨訣別,發出“長夢千年何日醒,睡鄉誰譴警鐘鳴”的浩嘆。歲月不居,時光流轉,家國情懷不僅是永恒珍貴的歷史文化傳統,而且已經成為中華民族固有的文化基因。

(作者為黑龍江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研究員)

原標題為《中國人深層的文化心理密碼》

來源 北京日報

作者:劉金祥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0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快乐12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