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oinjbb.live)!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陳徒手:徐悲鴻千幅遺作的遭遇

2019-10-25 08:55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作者:陳徒手 閱讀

徐悲鴻

   - 1 -

   徐悲鴻紀念館的原址在北京火車站附近的東受祿胡同16號院,在徐的夫人廖靜文的筆下,這個愛人送她的院落長滿花果樹木、適于勞作,芳香怡人。徐悲鴻1953年病逝后,廖靜文把這個院子和遺作捐獻給國家,以此籌建了徐悲鴻紀念館,周恩來親自題寫“悲鴻故居”的牌匾。好幾年間,很多美術愛好者和市民慕名來到紀念館,近距離欣賞大畫家的佳作,尤其不少小朋友在這里臨摹作品,成為京城極其難得的學畫啟蒙之地。1966年設計地下鐵道時,這個院子列入拆遷的范圍,在1966年、1967年間遭到拆除。當時“文革”運動風暴四起,幾位中央領導還不忘此事,指示以后要恢復重建。

   1978年9月18日,廖靜文在北京文聯第三屆二次理事擴大會上追述了當年的一些場景:“徐悲鴻紀念館于1967年以修地鐵為名被拆除,作品交美術館保存。1970年我去市革委會詢問保存情況,文衛組說,保存得很好,有專人專室保管,溫度濕度都合標準。”(見1978年9月15日簡報第四期《文聯第三屆二次理事擴大會大會分組熱烈討論大會報告》)在這里可以看出,紀念館拆除之時,千幅以上的徐悲鴻遺作被強令由美術館保存,至于后來保存何地、保存現狀,廖靜文想向市里探悉,接待人也是以“好話”敷衍,一概回應“保存很好”,特別表述為“專人專室保管”,溫度合適。

   1973年毛澤東批準恢復徐悲鴻紀念館,周總理親自交代具體事宜。在這樣的大背景之下,到了1973年底,有位知情者悄悄地告訴廖靜文,說徐悲鴻的作品放置在故宮太和殿旁,遭到嚴重損壞。廖靜文一聽,又焦急地去找市革委會文衛組和市文化局軍代表,見面時軍代表都說絕不會有這樣的事,要相信組織。仗著毛、周的特殊關照,廖靜文壯膽提出要去看一看遺作,文衛組、文化局軍代表再次阻攔,還是那句老話“要去看就是不相信組織”。

   過后一段時間,傳說作品嚴重損壞了的人越來越多,廖靜文疑心也越來越重,一再向文衛組和文化局提出要到現場看看,軍代表仍板著面孔說要相信組織,畫作沒有壞,堅決不讓去看。雙方拉鋸多時,廖靜文說話發急,軍代表的態度更為強硬,有時說話帶刺,扣上政治帽子。

   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幫”以后,百廢待興,各行業從頹敗中振作起來,極“左”的強橫和無情逐漸遠去。舊北京市委原秘書長項子明復出,主持市委文化出版部的工作。他知道廖靜文的申訴后,當即帶領徐悲鴻紀念館籌備組的人一同前往保管地觀看,驚訝萬分,回來后才把實情告訴廖靜文。項子明和籌備組人士描述了眼中所見的情況:“油畫損壞很嚴重,倉庫內垃圾和塵土成堆,不堪入目。這些作品已十多年不見天日,也無人保護。”

   廖靜文聽后大吃一驚,無法想象遺作的存放處會是怎樣的一個破敗狀態。她被告知,遺作被秘密存放在故宮太和殿旁邊的幾間閑置房內,名為倉庫,但門窗不嚴,室內潮濕,通風不好,根本不適于存畫。最要命的是,故宮說他們只是借了房,美術館說他們只管鑰匙,作品損毀與否,雙方均無人過問。退一步講,在那樣的“左”傾環境下,雙方也怕給自己惹禍,也會睜眼閉眼不愛管事。

   廖靜文為此焦慮萬分,四處找領導反映情況,希望盡早解決這批遺作的保管問題。在1978年9月15日市文聯理事擴大會的發言中,她控訴林彪和“四人幫”路線對她的迫害,說到曾三次被人打得不省人事,談及徐悲鴻作品的不幸下落,聲淚俱下,語音凄厲。9月18日她寫出《我的意見》一文,作為市文聯理事擴大會的簡報增刊第二期,在會議上散發,她在結尾處呼吁:“悲鴻的作品是我國的珍貴文物之一,希望市委重視,及時撥出存放的房屋,以便搶救。”文中所披露的徐悲鴻作品的不堪境地,自然引發與會者的強烈不滿和關注,搶救和保護的呼聲日益增高。

   - 2 -

   1966年徐悲鴻紀念館拆除時,依照中央文化部的決定,將徐悲鴻的作品及財物分別移交中國美術館、中央美院、故宮博物院等單位保管,中央美院主要保管徐悲鴻的藏書,大部分的繪畫作品則交給美術館。十二年過去后,1978年1月初,市文化局按照市委文化出版部部長項子明的指示,正式派人對中國美術館委托故宮保管的徐悲鴻遺作進行了初步的檢查,給出的結論是“保管條件十分簡陋”和“長期失于管理保護”。

   中國美術館工作人員匯報說,所保管的徐悲鴻遺作共1293件,其中素描787件、油畫111件、水彩和粉畫14件、國畫及書法381件。眾人在故宮太和殿南廂房的清點時,在數目上均可以對上。文化局來人發現,這千幅遺作就堆放在南房內,夏季潮濕陰暗,冬季寒冷干燥,門窗縫隙很大,又沒有任何保護措施,室內積土很厚,還積存一堆垃圾,條件十分簡陋。這些畫品,除素描和國畫裝在原來的畫框中外,一百多幅油畫就直接放在地上靠墻碼放著,連起碼的保管條件都沒有。

   美術館負責保管的工作人員稱,對堆放在故宮內的徐悲鴻先生的遺作,他們只是代管鎖門的鑰匙,長期以來一直沒有進行過管理和保護。近幾年中,除進行過一次清理和因工作需要進去看過幾次外,一直無人管理。(見市文化局1978年1月13日致市委文化出版部《關于徐悲鴻先生遺作保管情況及處理意見的報告》)眾人們在現場大致檢驗過一遍,看到大部分的油畫畫面上積落很厚的塵土,致使有的畫面變色,還發現有蟲殼和老鼠糞。

   畫品自然損壞、變質變色的情況到底如何?文化局的報告中有詳細的匯報,現場觀察中,感覺損壞最嚴重的是大型油畫《毛主席在人民群眾中》,脫膠嚴重,整個畫面顏色脫落得斑駁不堪,將來修復也有一定的困難;《愚公移山》是畫家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根據民間傳說創作,立志歌頌勞動人民的大型油畫,由于脫膠,畫面顏色已大部脫落,斑駁嚴重;《田橫五百士》是一件根據我國古代歷史故事創作的大型油畫,畫面尚完整,但也嚴重變色變質。

   文化局的工作報告向上級發出緊急呼吁:“徐悲鴻先生是我國知名的美術家,現在遺留下來的他這些美術作品,是他早、中、晚不同時期的代表佳作,其中他的素描尤為珍貴,必須采取緊急措施,進行妥善管理保護,否則勢必造成不可彌補的損失。”他們建議市里臨時撥給400平方米的房屋,由徐悲鴻紀念館籌備組出面,將中國美術館代管的徐先生的遺作和由中央美院代管的徐先生的藏書及收集的資料、故宮博物院代管的遺物全部接收過來,立即著手清理修整,加強管理保護。同時希望市建委盡快安排徐悲鴻紀念館的施工,爭取早日建成。

   市文化局的這份現場報告由文化組王漢亭撰寫,是“文革”后最早的徐悲鴻遺作情況的官方文件,留下最為珍貴的現場記錄。起草的原稿中有一段這樣正面評價的話語:“徐悲鴻在國際上享有很高的聲望,他的卓越的成就,受到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和敬愛的周總理較高的評贊。”不知何故,這幾句話在正式上報中被市文化局領導刪去。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0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快乐12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