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oinjbb.live)!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譯者談略薩:他比馬爾克斯瀟灑

2012-09-28 14:12 來源:廣州日報 閱讀

\

  馬里奧·巴爾加斯·略薩:著名作家,被譽為“結構現實主義大師”和拉美“文學大爆炸”主將之一。多次獲諾貝爾文學獎提名。2010年10月,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

一代文豪馬爾克斯被略薩揍得左眼眼眶青腫。

\

略薩與妻子

\

趙德明與略薩在北京王府飯店。

\

略薩與撒切爾夫人會晤。

\

  綠房子 [秘]馬里奧·巴爾加斯·略薩 人民文學出版社 2009年11月 中國已引進略薩5部經典代表作:《綠房子》、《胡利婭姨媽和作家》、《潘達雷昂上尉與勞軍女郎》、《酒吧長談》、《壞女孩的惡作劇》,前3本已經出版,后兩本將于今年底陸續推出。

  曾經與同為諾獎得主的馬爾克斯為女人大打出手

  10月7日晚7時許,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秘魯作家馬里奧·巴爾加斯·略薩。在入圍諾貝爾文學獎半個世紀后,終于實至名歸。這是28年之后,諾貝爾文學獎再度花落南美。上一次是在1982年,得獎者是《百年孤獨》的作者賈西亞·馬爾克斯。

  今年74歲的略薩,一生充滿傳奇:與藤森競選總統失敗;與文豪馬爾克斯為女人打架等。在中國翻譯界中,略薩被稱為“跟蹤翻譯作家”,幾乎他每寫一本書就會被翻譯出來。本報第一時間采訪到了略薩作品中文譯者趙德明、尹承東及相關專家,深度解讀新科諾獎得主。

  采寫及圖片整理 本報記者 吳波   把馬爾克斯打到鼻青臉腫

  略薩與馬爾克斯之間的糾葛關系,幾十年來一直為人津津樂道。早年略薩與馬爾克斯是親密無間的好友,持相同的“左派”政治立場,文學觀念也相似,馬爾克斯甚至做了略薩兒子的教父。到了上世紀70年代末期,兩人開始決裂,一直到2007年才算是和好。馬爾克斯80大壽,《百年孤獨》40周年特別版出版之際,兩位大文豪之間的堅冰化解。略薩同意提供序言,而馬爾克斯也接受了這一安排。

  事情的原委是,略薩當時鬧婚外戀,迷上一個瑞典女郎后拋下妻兒。妻子帕特里西婭向馬爾克斯夫婦哭訴,他們建議帕特里西婭跟略薩離婚。之后,帕特里西婭成為馬爾克斯家的常客。馬爾克斯妻子偶爾不在家,帕特里西婭也不避諱地與馬爾克斯在一起。不久,略薩被瑞典美女甩了,并回到帕特里西婭的身邊,而帕特里西婭將分離期間所有內情都抖了出來。

  1976年馬爾克斯到墨西哥參加電影首映時巧遇略薩,馬爾克斯上前招呼,略薩一記老拳將馬爾克斯打倒在地。關于這段文學公案,外界傳言是因為馬爾克斯和略薩妻子過往甚密,馬爾克斯甚至可能給略薩戴了綠帽子。2008年出版的《馬爾克斯一生》的傳記也涉及了兩人的決裂,作者杰拉德·馬丁相信,馬爾克斯對自己的妻子十分忠誠,不會勾搭朋友妻。馬爾克斯和略薩的決裂是因為兩人政治觀點有分歧。

  2007年3月6日,馬爾克斯迎來80大壽。馬爾克斯的密友、知名攝影師羅德里戈·摩亞曝光了兩張黑白舊照片,揭開他們交惡的原因。照片上,馬爾克斯左眼眼眶青腫,鼻梁破了道口子。 

  對話趙德明:

  “幸虧略薩競選總統失敗”

  廣州日報:能介紹一下略薩作品在中國的情況嗎?

  趙德明:目前,略薩的主要作品《城市與狗》、《綠房子》等在中國都有翻譯,甚至是略薩青少年時期的短篇作品《首領們》也有中文譯本,中國的讀者對其熟悉度普遍較高。人民文學出版社曾在2009年底至今集中出版過略薩的《綠房子》、《潘達雷昂上尉與勞軍女郎》、《胡莉婭姨媽與作家》。略薩的代表作《酒吧長談》和《壞女孩的惡作劇》目前都已經翻譯完畢,并將于近期推出,最快下個月就能和讀者見面。

  略薩上世紀60年代就已經蜚聲國際,在他的作品進入中國可以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1979年到上世紀80年代中后期,主要是一些介紹文字和《城市與狗》、《綠房子》等在國內出版。當時我國還未加入版權公約,所以其作品進入中國幾乎沒啥障礙。

  第二個階段是上世紀90年代,版權公約簽署后,由于經濟原因部分作品無法引入。第三個階段是我在西班牙教學,當時為了引進略薩的作品,我親自找到了卡門出版社的老板卡門夫人,也是略薩的恩人了,她答應免費給《水中魚》版權,當時時代文藝、還以搭車的形式出版了《略薩全集》。從1979年到現在,略薩的作品翻譯出版了不少,讀者也很輕松能買到。

  廣州日報:國內文壇該如何認識略薩?

  趙德明:我們在譯介他的作品方面尚有兩個小小的缺憾:他的四個劇本《塔克納小姐》、《瓊加》、《卡蒂和河馬》、《陽臺上的瘋子》,我們只譯了第一個;而他早期發表的七個短篇,即《首領們》、《挑戰》、《星期天》、《兄弟》、《祖父》、《來訪者》和《崽兒們》都完全被打入冷宮無人問津。

  過去也以為略薩寫孩子的那些短篇只不過是些習作罷了。然而,在如今要把這些作品譯出放入《全集》時,就不可不認真地讀讀它們了。

  廣州日報:您與略薩交往有哪些故事?

  趙德明:我第一次見到略薩是1995年,那時候在西班牙穆爾西亞市大學參加一個國際研討會。因為我是作為拉丁文學研究者,特別是研究略薩的學者,被安排在千人大會上做了一個報告,題目叫《略薩在中國》。當時他就在臺下聽我的演講,他面帶微笑,認真地聆聽。在那次千人大會上,我做了這樣的演講:“略薩幸虧競選總統失敗,否則世界將會失去一個優秀的文學大師。”當時這句話引起了很多專家的共鳴,現在看來,我當初說的也是對的。

  因為與略薩同住一個酒店,我們一起共進早餐、合影,與他的交往非常愉快。此后,他來中國旅游,我們又見過。

  廣州日報:他喜歡哪些中國作家的作品?

  趙德明:中國很多作家可以說是深受略薩的影響,特別是尋根派,比如張煒、莫言等。但是,由于國內很多作家的作品極少有被翻譯成拉丁文字的,其實略薩了解的中國作家的作品并不多。

  略薩曾經對我說過,他非常欣賞王蒙的短篇小說,還有莫言的《紅高粱》。   對中國文化有興趣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0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快乐12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