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oinjbb.live)!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格非《隱身衣》的“隱身”寓意解讀

2012-08-28 17:07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作者:肖舜旦 閱讀
  “隱身”二重奏下的詩意生存及其困境
  
  ——格非《隱身衣》的“隱身”寓意解讀
  
  肖舜旦
  
  讀完格非的中篇小說《隱身衣》(載于《收獲》2012.3),有一種嘆為觀止的美感。小說以明晰曉暢的語言、巧妙精致的結構、深刻蘊藉的思想以及游刃有余的從容筆調,為我們講述了一個曲折浪漫甚至有些詭異的故事,而深刻地表達出了作者對于人生的一種理念;但感嘆之余,又有一種深深的遺憾,因為在作者竭盡全力表達出的人生理念中卻充滿了一種深刻的邏輯悖論和現實困擾,并因此暴露了作者創作思想上的某種誤區,雖然小說在藝術上依然是極其迷人的。
  
  在百度上搜索了一下《隱身衣》相關的信息,就發現對于這部小說的解讀尚有諸多“版本”:比如有人依據小說結尾的奇特詭異的氛圍而認為這是一部“哥特式”小說;還有人依照小說的“音樂發燒友”的主要內容,而傾向于認為這是一部有關音樂的小說;還有從標題的寓意上,正面分析“隱身”的具體意指為何……我以為,在以上三種解讀思路中,從“隱身”意義入手,應該是解讀這部小說最基本甚至也是唯一的路徑。只有真正析透“隱身”的寓意,小說的意義才得以彰顯。
  
  如果按照有關“哥特式小說”“音樂小說”的思路來對小說的風格特點作一番界定的話,我更愿意把《隱身衣》稱之為一篇“貴族小說”,這里的“貴族”意旨是針對小說風格內容上顯現出的一種高貴典雅的氣質而言。《隱身衣》無論在內容還是形式上,都給人一種“陽春白雪”式的精神貴族氣息,我想,這或許就是格非作為一位學者型小說家的典雅氣質的本能呈現。《隱身衣》的藝術精神氣質的流露是那么自然而從容,文本中水乳交融的音樂美感幾乎讓人超塵絕俗、沉湎忘情,而在藝術表達上的優柔嫻熟、不動聲色卻又細針密線式的嚴謹更讓人感佩不已,似乎一切都在“藝術”的形式下禮讓內斂,隱身遁跡;而且還“隱身”得那么美麗、深刻、典雅`,這實在是藝術的最佳境界。
  
  我以為,小說的“隱身衣”寓意至少有兩層:一是在古典音樂的高雅境界中避世隱形,追求心靈的純凈與放達;二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人生態度去面對紛繁復雜混亂的塵世社會,“改掉怨天尤人的毛病”,“事若求全何所樂?”這就是在小說的結尾,主人公“我”特別強調了的一種“處世哲學”。這應該可以視為小說“隱身”主題的另一層揭示:只要把握住這種“處世觀”,人生就得以在這復雜混亂的社會中成功“隱身”,而免除一切人世煩惱,盡情享受生活的美麗與幸福。                       
  
  簡言之,古典音樂的高貴典雅與世俗的犬儒哲學互為表里的雙重人生觀就形成了巧妙的“隱身”二重奏的理想境界,一個心氣平和的“生活藝術”的“欣賞”者,完全可以憑借著這雙重“隱身衣”的庇佑,全身心地進入一個個人獨享的充滿詩意并樂而忘憂,迷戀忘返的“桃花源”世界。這應該就是格非的《隱身衣》的主題昭示。當然,這僅僅是作家格非主觀理念的一種一廂情愿地演繹而已,而事實上,現實與理想絕難如他所愿的在這種生存方式下和諧融合,即便能如愿生活下去,也是一種很可悲的人生,絕不值得如此沾沾自喜。這也就是格非《隱身衣》寓意的深刻矛盾所在。下面我們將對此一一展開論述。
  
  一
  
  我們先來窺探主人公“我”(也即崔師傅)的精神世界的奧秘。
  
  從職業上來說,“我”只是一個 “手藝人”而已——一個專門制作膽機的人。但是,對于自己的這門“手藝”,“我”的感覺卻極其良好,頗有一種堅定的遺世獨立、孤芳自好的滿足感。關于這門職業,小說中有一段簡明而集中的敘述:
  
  “你已經知道了,我是一個專門制作膽機的人。在北京,靠干這個勾當為生的,加在一起不會超過二十個人。在目前的中國,這大概要算是最微不足道的行業了。奇怪的是,我的那些同行們,雖說都知道彼此的存在,卻老死不相來往。既不互相挖墻腳,也不彼此吹捧,對于同行的技藝從不妄加評論,各自守著有限的一點兒客戶,聊以為生。這個社會上的絕大部分人,幾乎意識不到我們這伙人的存在。這倒也挺好。我們也有足夠的理由來蔑視這個社會,躲在陰暗的角落里,過著一種自得其樂的隱身人生活。”
  
  這段話體現了一種極其自信的職業以及道德自豪感。實際上,通過這段話,我們就幾乎可以把握住小說“隱身”主題的二大旋律:一、尊重并堅信自己的行業價值,“在北京,靠干這個勾當為生的,加在一起不會超過二十個人”,這是一個怎樣孤高而神秘、神圣的職業群體!二、謹守自己的本分,不批評別人,不傷害別人,也不盲從吹捧。而就是憑著這兩點,“我們”就占領了一個職業精神及其道德的制高點,盡管“微不足道”,但卻“有足夠的理由來蔑視這個社會,躲在陰暗的角落里,過著一種自得其樂的隱身人生活”。
  
  這兩大“旋律”實際上就暗含了我們前面所揭示的“隱身衣”的兩重寓意:古典音樂的高貴典雅與“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絕不“怨天尤人”的人生態度。只要有了這雙重“隱身衣”,人們就得以“自得其樂”。
  
  對于這雙重“隱身衣”的第一重——古典音樂的高貴、典雅、圣潔、超塵絕俗的美感,小說中可說展現得淋漓盡致。只要一談到音樂,就如同面對一種最崇高的宗教信仰,一種全身心的高山仰止、神圣不可褻瀆的情感就洋溢在字里行間,音樂的圣潔高雅地位就鶴立雞群般凸現了出來,而世間的一切功名利祿、卑鄙齷齪就立馬顯得微不足道了。
  
  小說中多次寫到聆聽音樂時的高雅脫俗的感覺,那是一種極其圣潔的美感:
  
  “當那些奇妙的音樂從夜色中浮現出來的時候,整個世界突然安靜下來,變得異常神秘。就連養在搪瓷盆里的那兩條小金魚,居然也會歡快地躍出水面,搖頭甩尾,發出“啵啵”的聲音。每當那個時候,你就會產生某種幻覺,誤以為自己就處于這個世界最隱秘的核心。”
  
  “……我很快就判斷出,那是吉利爾斯演奏的勃拉姆斯的《第二鋼琴協奏曲》,而且是一九七二年與約胡姆合作時的錄音……他是我的安魂曲。在我看來,就連貝多芬音樂迷們頂禮膜拜的《皇帝》,也完全無法與他相提并論。我坐在車上聽完了這首曲子的第三樂章,晦暗的心情隨之變得明亮起來。車外呼呼地刮著干裂的北風,卻無法冷卻音樂帶給我的溫暖。在那一刻,他使我完全忘掉了自己的糟糕處境,喚醒了我心底壓抑已久的職業自豪感:
  
  如果一個人活了一輩子,居然沒有機會好好好地欣賞這么美妙的音樂,那該是一件多么可憐且可悲的事啊!”
  
  這些描寫中流露出的對于音樂的至高無上的崇敬感和如數家珍的親切感,實際上也就是“我”的一種人生精神支柱,音樂可以使“我”忘掉一切塵世煩惱,獲得無窮的藝術美感。不僅如此,格非甚至在作品中還極力渲染了音樂的另一層神奇意義:音樂可以使人變得心靈純潔,道德高尚:
  
  “……我把貨款打入陌生客戶的帳戶,從未出現過任何閃失。不要說款到不發貨的欺騙行徑,就連以次充好,隱藏瑕疵或故障這一類事,也極少出現。在如今各種騙術大行其道,令人防不勝防的社會上,二手音響銷售,竟然還能維持良好的商業信譽,不能不說是一大奇跡。這也可以解釋,為什么我置身于利潤如此微薄、經營越來越慘淡的行業中,依舊樂此不疲。不管怎么說,發燒友的圈子,還算得上是一塊純凈之地……我把這一切,歸因于發燒友群體高出一般人的道德修養,歸因于古典音樂所帶給人的陶冶作用。”
  
  這就是格非《隱身衣》的第一重隱身寓意:在這物欲橫流、利欲熏心的、騙術大行其道,令人防不勝防的社會上,對古典音樂的愛好可以使人獲得一種精神上的隱身庇護,使人變得純潔正直,清心寡欲,與世無爭,并使自己變得心平氣和,自己成為自己的主人,自己成為“世界最隱秘的核心”。
  
  小說中敘述了兩個典型的例子以證明“發燒友”這塊“純凈之地”的美好:一是“蓮12”賣主的打款事件,我拿我的幾乎全部積蓄六萬八千元打到他指定的帳戶,雖然出現了延期供貨的令人擔心的現象,但最終賣主還是拿出了他質量絕佳甚至“實”過“其言”的貨品,且態度的誠懇足以讓人“盡釋前嫌”;再一例就是小說的中心事件,為最大買家丁采臣安裝AUTOGRAPH音響系統的傳奇經歷,主人公丁采臣在去世一年多以后,依然把拖欠的二十六萬余款打入我的帳戶。這個哥特式傳奇的結局向我們昭示的象征寓意無非就是“發燒友”這塊“純凈之地”的桃花源般的理想境界,童叟無欺,一言九鼎的商業及其為人道德誠信觀。雖然,丁采臣簡直就是個“音盲”,但是,在他欣賞音樂過程中體現出來的“專注和虔誠”以及對音樂的感覺使“我”這個資深的行家里手都不禁贊嘆和感動,也就是說,他在骨子里依然是一個真正的音樂“發燒友”,盡管他的職業和行徑讓人生疑(很有些黑社會成員的嫌疑),但他的道德誠信觀完全無愧于“發燒友”這塊“純凈之地”的美好信譽。
  
  對古典音樂的熱愛和癡迷,可以使人在這個污濁的世界中潔身自好,淡泊寧靜,隱身修行,這就是格非《隱身衣》的第一重寓意。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0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快乐12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