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oinjbb.live)!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專訪俄羅斯科學院文學研究所前所長弗謝沃洛德·巴格諾

2019-10-21 09:05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閱讀

弗謝沃洛德·巴格諾

弗謝沃洛德·巴格諾。攝影/李行

有人喜歡高爾基,有人喜歡索爾仁尼琴

——專訪俄羅斯科學院文學研究所前所長弗謝沃洛德·巴格諾

文/李行

發于2019.9.30總第918期《中國新聞周刊》

2019年6月21日上午,《中國新聞周刊》來到位于圣彼得堡的俄羅斯科學院文學研究所,對前任所長、現學術科研負責人弗謝沃洛德·巴格諾院士進行了專訪。俄羅斯文學研究所也叫“普希金之家”,藏有不同年代文學名家的珍品,普希金的手稿也陳列其中。

巴格諾院士是著名的比較文學專家,主要研究西班牙語文學。采訪當天,巴格諾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了俄羅斯文學在世界各地的傳播,也交流了中國讀者對于蘇俄文學的接受情況。

在巴格諾的辦公桌前,放著中國作家巴金的手模,還刻有巴金語錄:“我說的講真話,就是把心交給讀者,講心里話,講自己相信的話,講思考過的話。”據巴格諾介紹,這是一位來訪的中國學者贈送給他的。

專訪結束后,巴格諾向《中國新聞周刊》詳細介紹了普希金之家的收藏情況,他補充說,這里展出的只是全部藏品的一部分。“好東西太多了,可惜的是,地方太小。”他感嘆道。

普希金對“彬彬有禮的中國人”大加贊美

中國新聞周刊:你作為“普希金之家”的負責人,能否介紹一下,普希金喜歡中國文化的原因?

巴格諾:漢學家比丘林是普希金的朋友,普希金通過比丘林購買了關于中國的書籍,他并不是特別有錢,買書花費了他很多資金。

普希金和同時代的作家藏書有所不同,他整個藏書量在當時是非常罕見的。收藏有地理、歷史、民俗等方面的書籍,有關中國的藏書便有82種之多,他的廣泛閱讀和接觸,使他加深了對中國的熱愛與向往。

早在皇村中學讀書時,普希金便開始構思他的第一部長詩《魯斯蘭與柳德米拉》,在詩中,普希金寫道:在那迷人的田野里/五月的清風徐徐送爽/密樹枝葉微微顫動/中國夜鶯在宛轉歌唱。

1813年,在他寫給女友娜塔麗婭的信中,對“彬彬有禮的中國人”更是大加贊美。

同時代的作家可能對南歐國家感興趣。普希金年輕時就跟同時代人興趣不同,他首先感興趣的是中歐,然后西歐、高加索地區,之后到近東地區、西伯利亞,中國。據資料所知,當時只有普希金向政府提出過到西歐和中國訪問,但始終沒有成行。

中國新聞周刊:據說在普希金的《葉甫蓋尼·奧涅金》里有關于孔子的內容?

巴格諾:是的,孔子出現在《葉甫蓋尼·奧涅金》的手稿中,不過并沒出現在最終版本中。在手稿中,關于孔子有整整一個詩節,后來又被刪掉了。這也非常能理解。因為當時俄國民眾對孔子還不了解,也許為了讀者考慮,只能刪掉。

中國新聞周刊:我看到報道說,普希金之家收藏有一些中國的資料?

巴格諾:有中國京劇音頻,我曾經帶這些音頻去中國播放,普希金之家博物館里還存放有中國民間故事的錄音。

中國新聞周刊:為什么普希金的作品更被中國人所喜歡?

巴格諾:一般認為詩歌翻譯是損失很大的。但可能普希金、阿赫瑪托娃、茲維塔耶娃等詩人的作品翻譯成中文相比譯成西方語言損失更少。所以中國讀者更能接受這些詩歌作品,西方更加流行的是俄蘇的小說。

中國新聞周刊:普希金之家在中國設立全球第二個中心,是出于什么原因?

巴格諾:是的,我們成立了普希金之家駐首都師范大學中心,是因為結識了中國俄羅斯文學研究會會長劉文飛先生,于是達成了合作。這個中心現在進行一些研究工作,有一些中俄文學學術活動。俄羅斯的文學教授去中國作過演講。這個中心為中俄兩國學者和學生提供了交流的平臺。

“西方世界把俄國文學看成黑白的畫面,

但俄國文學是彩色的”

中國新聞周刊:你是研究俄蘇文學在全球傳播的,不同國家對俄蘇文學的認知有什么不同?

巴格諾:的確,英國認為最杰出的俄羅斯作家是契訶夫,在法國、德國的記者,更喜歡托爾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而在中國,普希金被了解的程度比其他西歐國家要深。至于背后是什么原因,我還不清楚。

西歐會把普希金看成西歐作家的模仿者。中國讀者比較幸運,因為普希金傳入中國的時期比較晚,大概在清末民初。所以中國讀者得以認識真正的普希金,而不是把他看成西歐的模仿者。我個人認為,普希金是俄蘇文學史上最有天賦的作家。

幾乎整個西方世界都把陀思妥耶夫斯基看成俄蘇第一作家。中國的歷史不同,因而更能全面地看待俄蘇文學作品,并不會把陀思妥耶夫斯基看成最重要的作家,中國讀者把托爾斯泰、普希金、果戈里等人都看得同等重要。

“一戰”后,西方世界開始把俄國文學看成黑白的畫面,這會突出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如《罪與罰》 《白癡》以及《卡拉馬佐夫兄弟》的地位。這種情況在俄國國內是不會發生的,俄羅斯國內認為,俄國文學是彩色的。

中國新聞周刊:你認為,中國讀者和其他國家讀者對俄蘇文學的接受有什么不同?

巴格諾:蘇聯時期很多作家被禁止,流浪海外,能夠出版的都是托爾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普希金、馬雅可夫斯基這些作家的作品。中國因為模仿蘇聯,可能情況是類似的。

我認為,中國的讀者能夠自由地去讀俄蘇文學,甚至比俄羅斯本土和西歐國家讀者更自由和主動。因為在俄羅斯,雖然沒有去禁止哪個作家的作品,但像馬雅可夫斯基、高爾基、涅克拉索夫這樣蘇聯時期非常受推崇的作家現在不太受讀者歡迎,因為讀者可能覺得這些作家的作品意識形態色彩太重了。我在中國發現,各種作家作品都被翻譯成中文,并被中國讀者所接受。我很驚訝,也很欣慰。

中國新聞周刊:蘇聯時期的文學作品《青年近衛軍》 《母親》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等,目前在俄羅斯的境況如何?

巴格諾:法捷耶夫的《青年近衛軍》、高爾基的《母親》、奧斯特洛夫斯基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在俄羅斯已經沒什么人讀了。俄蘇歷史上的作品在當下的俄羅斯本土沒人讀,但在中國卻受到歡迎,這是一個有趣的現象。可能是俄羅斯讀者認為這些作品意識形態價值遠遠超過了文學審美的價值,所以不喜歡。但也許中國讀者認為他們是有一定的審美價值的,所以被接受。

這種對于作品接受程度的不同,長久來看可能也在于各國的民族性格。中國文化更能欣賞一些深刻、細致的作品,比如屠格涅夫有一首詩歌叫《麻雀》,這首詩俄羅斯人很多都不知道,卻被收入中國中學課本里。

中國新聞周刊:你認為《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在當下中國依然受讀者喜歡的原因是什么?

巴格諾:這部作品的命運在中國和俄羅斯很不同,俄羅斯已經不出版了。《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現在好像還是進入中國中學課本的。聽中國朋友說,前幾年,一年中就出了二十多個版本。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之所以還被中國讀者接受,有一定的原因是因為它寫得很感人,有自我犧牲精神、愛國主義情感,包括愛情的萌芽,都會對青少年非常有吸引力。相比于《青年近衛軍》《母親》,我認為《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相對好一些。有點像好萊塢的電影,色彩是鮮艷的,雖然也沒有感動到我。

隨著時間的推移,時間會證明這些作品的地位。這些作品當時也被蘇聯官方推廣到其他社會主義國家,但結果各不相同,像捷克斯洛伐克并沒有接受它們;而在波蘭,則是反對這些作品的;在古巴,它們可能也有市場。

這些作品如果在某個國家受到歡迎,就會成為這個國家自己的作品,在中國也是一樣。因而,在一定程度上,《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成為了中國自己的作品。

希望有機會親自去中國了解,

而不是通過文學作品

中國新聞周刊:不同時期的俄蘇作品對社會有什么影響?

巴格諾:在黃金時代,知識分子數量非常少,這些作品影響到知識分子的生活、思維方式;到了白銀時代,知識分子數量多了很多,它們也受到這一時期作品的影響,但當時很多作品讓人費解;蘇聯時期是一個非常復雜的時期,當時的文學可以分為很多種類,一種是官方出版的,一種是地下出版的,還有一些僑民文學是很難出版的。

蘇聯時期有兩種讀者是互相抵觸的。像布爾加科夫、普拉東諾夫、比托夫等作家雖然都是蘇聯時期寫作的,但俄國讀者并不把他們看成典型的蘇聯作家。蘇聯時期存在兩種人民,有些人喜歡高爾基、法捷耶夫,其他人相反,喜歡索爾仁尼琴、阿赫瑪托娃等作家,這兩種人可能和平共處,他們也可能都喜歡馬雅可夫斯基。但這些作品造成蘇聯人民內部的價值觀沖突,這可能也是蘇聯解體的一個重要原因。

中國新聞周刊:你對中國作家了解得多嗎?

巴格諾:雖然有時候會收到朋友寄來的中國作品,但我很少看,我對莫言的作品了解一些。希望有機會親自去中國了解,而不只是通過文學作品。

我一直不喜歡當代文學作品,包括西歐和拉美的。2021年是陀思妥耶夫斯基誕辰200周年,我們會舉辦盛大的活動,我已經給中國的一些作家發了郵件,詢問他們對陀思妥耶夫斯基了解的情況,如果中國有導演、演員等藝術家對陀思妥耶夫斯基感興趣,也歡迎他們來參加這個活動。

(感謝田文娟、李雙杰為本次采訪提供翻譯)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0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快乐12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