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oinjbb.live)!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查良錚譯普希金《青銅騎士》

2019-10-25 08:39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作者:查良錚 譯 閱讀

《青銅騎士》

普希金

(1833)

亞歷山大·謝爾蓋耶維奇·普希金

亞歷山大·謝爾蓋耶維奇·普希金(1799年6月6日-1837年2月10日)是俄國著名的文學家、被許多人認為是俄國最偉大的詩人、現代俄國文學的奠基人。19世紀俄國浪漫主義文學主要代表。被譽為“俄國小說之父”。他的作品是俄國民族意識高漲以及貴族革命運動在文學上的反應。代表作有詩歌《自由頌》、《致大海》、《致恰達耶夫》、《假如生活欺騙了你》等,詩體小說《葉甫蓋尼·奧涅金》,小說《上尉的女兒》《黑桃皇后》敘事長詩《青銅騎士》等。

前記

這篇故事所敘述的事件是以事實為根據的,洪水泛濫的詳情引自當時報刊的記載。好奇的讀者可以參看B H.伯爾赫的記事便知其詳。

楔 子

那里在寥廓的海波之旁
他站著充滿了偉大的思想
河水廣闊地奔流獨木船
在波濤上搖蕩凄涼而孤單
在鋪滿青苔的潮濕的岸沿
黝黑的茅屋東一處西一處
貧苦的芬蘭人在那里棲身
太陽躲進了一片濃霧
從沒有見過陽光的森林
在四周喧嘩
而他想道
我們就要從這里威脅瑞典
在這里就要建立起城堡
使傲慢的鄰邦感到難堪
大自然在這里設好了窗口
我們打開它便通向歐洲
就在海邊我們要站穩腳步
各國的船帆將要來匯集
在這新的海程上游歷
而我們將在海空里歡舞
一百年過去了年輕的城
成了北國的明珠和奇跡
從幽暗的樹林從沼澤中
它把燦爛的傲岸的頭高聳
這里原只有芬蘭的漁民
像是自然的繼子郁郁寡歡
孤單的靠近低濕的河岸
把他那破舊的魚網投進
幽深莫測的水里可是如今
海岸上卻充滿了生氣
勻稱整齊的宮殿和高閣
擁聚在一起成群的
大船從世界每個角落
奔向這豪富的港口停泊
涅瓦河披上大理石的外衣
高大的橋梁橫跨過水波
河心的小島遮遮掩掩
遮進了一片濃綠的花園
而在這年輕的都城旁邊
古老的莫斯科日趨暗淡
有如寡居的太后站在
剛剛加冕的女皇前面
我愛你彼得興建的城
我愛你嚴肅整齊的面容
涅瓦河的水流多么莊嚴
大理石鋪在它的兩岸
我愛你鐵欄桿的花紋
你沉思的沒有月光的夜晚
那透明而又閃耀的幽暗
常常我獨自坐在屋子里
不用點燈寫作或讀書
我清楚地看見條條街路
在靜靜地安睡我看見
海軍部的塔尖多么明亮
在金光燦爛的天空當黑夜
還來不及把帷幕拉上
曙光卻已一線接著一線
讓黑夜只停留半個鐘點
我愛你的冷酷的冬天
你的冰霜和凝結的空氣
多少雪橇奔馳在涅瓦河邊
少女的臉比玫瑰更為艷麗
還有舞會的笑鬧和竊竊私語
單身漢在深夜的豪飲狂歡
酒杯冒著泡沫絲絲地響
彭式酒流著藍色的火焰
我愛你的戰神的操場
青年軍人的英武的演習
步兵和騎兵列陣成行
單調中另有一種壯麗
呵在櫛比的行列中飄揚著
多少碎裂的勝利的軍旗
還有在戰斗中打穿的鋼盔
也給行列帶來耀目的光輝
我愛你俄羅斯的軍事重鎮
當北國的皇后傳來喜訊
一個太子在宮廷里誕生
或者俄羅斯戰敗了敵人
又一次慶祝她的光榮
或者是涅瓦河冰凍崩裂
藍色的冰塊向大海傾瀉
因為感到春意歡聲雷動
巍然矗立吧彼得的城
像俄羅斯一樣的屹立不動
總有一天連自然的威力
也將要對你俯首屈膝
讓芬蘭的海波永遠忘記
它古代的屈服和敵意
再不要挑動枉然的刀兵
驚擾彼得的永恒的夢
然而有過一個可怕的時辰
人們還能夠清晰地記憶
關于這親愛的讀者我將對你
敘述如下的一段事情
我的故事可是異常的憂郁

第一部

在幽暗的彼得堡的天空
吹著十一月的寒冷的秋風
涅瓦河涌起轟響的巨浪
沖擊著整齊的石鋪的岸墻
河水激動著旋轉著像是病人
在她的床上不斷地翻騰
這時候天色已晚在昏黑中
雨點急驟地敲打窗戶而風
愁慘地吹掃吼吼地嘶鳴
這時候剛剛做客歸來回到家門
有一個青年名叫歐根
我們要用這個名字稱呼
故事的主人公因為我喜歡
它的音調并且曾有一度
它和我的筆結過不解的因緣
他姓什么我們不想再鉆研
盡管這姓氏也許在過去
一度出現在顯赫的門第
甚至于史家克拉姆金
也許在筆下使這一族揚名
但是如今上流社會和傳聞
卻早把它忘得干干凈凈
我們的主角在某一處任職
住在科隆那一個要人也不認識
他既不向往死去的祖先
也沒有嘆息已逝的流年
好了既回到了家歐根
扔開外套脫下衣服上了床
但是睡眠他卻不能
他的腦海里翻騰著不少事情
他想什么呢原來在盤算
他是多么微賤和貧寒
他必須辛辛苦苦才能期望
一個安定的生活一點榮譽
但愿上帝仁慈多給他
一些金錢和智慧他想起
也有些花天酒地的富翁
那些頭腦并不高明的懶蟲
他們的生活卻多么適意
而他任職總共才只兩年
他的思慮又轉向天氣風雨
還沒有停息傍近河沿
波濤不斷地上漲幾乎沖去
涅瓦河的橋使交通中斷
他想到巴娜莎那怎么辦
和她就要兩天或三天不見
想到這里歐根衷心地痛惜
并且像詩人一樣幻想下去
我能結婚嗎為什么不
自然這可能是非常艱苦
我準備操勞日夜不停
總會有個辦法安置個家
使它簡單安恬并不奢華
在那里安置下我的巴娜莎
也許過那么一年兩載
就會找到差使把家事
交給巴娜莎管理和主持
并且教育我們的小孩
就這樣我們活著手拉著手
生死相共到死也不分離
教子孫把我們埋在一起
他想著一夜想個不停
他憂郁并且衷心地期望
秋風不要嚎得這樣愁人
雨點也不要打在窗上
這樣無情
但是睡眠
終于合上他的眼睛呵看
幽暗的風雨夜已漸漸消逝
讓慘淡的白日接著統治
悲慘的白日
涅瓦河一整夜
抗拒著風暴向大海傾瀉
但終于敵不過它的暴力
和它搏斗已用盡了力氣
次日清早在河水的兩岸
成群的居民匯集舉目相望
他們觀賞著水花的潑濺
和洶涌的排山倒海的巨浪
但是從海灣吹來猛烈的風
頂住了水流不能前行
她翻來覆去憤怒咆哮
她退回淹沒河心的小島
這時候天時更為兇險
咆哮的涅瓦不斷上升
她沸騰得像是一壺滾水
像是野獸猛然發了瘋
突地向城市撲去在她面前
一切讓開路她的周圍
立刻是死寂和荒涼洪水
灌進了地窖爬過門檻
運河也涌上了它的鐵欄
看彼得堡像傳說的人魚
她的半截身子浸在水里
呵圍攻偷襲邪惡的波浪
像盜賊似地爬進門窗
小船一擺船尾把玻璃撞碎
攤販的木板上裹著布帷
殘破的草房木片屋檐
小本生意的什物雜件
貧窮人家的所有資財
雷雨摧毀的橋梁的碎片
和從墳墓沖出的棺材
一切都飄浮在街上
人民 眼見上蒼的憤怒等待死亡
唉一切都完了衣食和房間
哪兒去找
那是悲慘的一年
我們的沙皇還正光芒萬丈
統治著俄羅斯他出現
在涼臺上憂郁迷惆
他說沙皇可不能管轄
冥冥中的自然力他坐下
他以悲傷的眼睛沉思地
遙望那險惡危殆的災區
以前的廣場已變為湖澤
條條大河是以前的街衢
而皇宮像是陰沉的島國
處在大水中沙皇只開口
說了句話請看他的將軍
他們便東西南北遍及全城
有的走向大街有的穿過小弄
在波濤里出入奮不顧身
搭救那被洪水嚇呆的游魂
那等著淹沒在家門的居民
那時候在彼得廣場的一角
一所新的巨廈剛剛蓋好
在高大的階臺上一對石獅
像活的一樣張牙舞爪
在門口把守可憐的歐根
他的兩手在胸前十字交叉
沒戴帽子蒼白得可怕
正靜靜地坐在石獅背上
動也不動然而這可憐人
并沒有為自己恐懼任波浪
怎樣貪婪地拍打濺到腳跟
他并沒有聽見沒有留心
任雨點怎樣淋濕著臉
怒吼的風怎樣擺出威嚴
并且把他的帽子吹到天空
他只把自己憂郁的眼睛
凝固在一個遙遠的方向
在那里山峰似的波浪
仿佛是從洶涌的海底
翻騰上來把一切沖掉
那里暴風雨在怒號
那里房屋的碎片在浮蕩
而就在巨浪近處呵天天
就在那海灣的旁邊
一棵垂柳一道簡陋的籬墻
墻里有破舊的小屋住著一家
母女兩人住著他的巴娜莎
他的美夢難道是在夢里
他看見這一切難道人生
只是一場空一個春夢
或是上天對我們的嘲弄
這時候他好像是中了魔魅
好像是和石獅結為一體
不能夠下來在他周圍
再沒有別的只是水
而上面在那穩固的高空
超然于河水的旋流急浪
背對著歐根以手揮向
無際的遠方堅定肅靜
是騎著青銅巨馬的人像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0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快乐12预测